公子小白

狗血大剧4

狼人爆豪✖️魔王出久✖️吸血鬼轰(出久受)


·警告⚠️年度狗血大剧

·人物重度ooc有

·可能有令您感到不适的内容

·渣文笔

前文3


爆豪吊着眼,把手兜在口袋里,将木质楼梯踩得叽叽响。

居然要大爷我去叫那个废物下来吃饭,他磨了磨后槽牙,架子这么大了吗?不过区区一个人类。

听说还捡回来一个人类,捡回来生娃吗?哼,就废谷这样,能不被压就…….


爆豪日常槽着绿谷顺便一脚踹开了门,“喂,母亲叫你……”                                                               


房间里阳光正好,栗发的少女半盖着被子坐在床上,低垂着眸子;床沿是一头卷毛的少年,正执着少女纤细的手,含情脉脉地对视着。


被爆豪门这么一踹,霎时两人跟受了惊的鹌鹑似的,一个缩到到了被窝里,另一个在光秃秃的地板上无处可藏,只能皱着婴儿肥的脸蛋,芝麻般的雀斑全挤一块去了,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凄凄惨惨戚戚地看着他,活像爆豪是那拆了许仙白娘子的秃驴。


然而绿谷只是条件反射害怕爆豪,并不晓得刚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看着面目狰狞的爆豪,脑袋里慌慌张张地计算着躲到衣柜里逃避被暴揍一顿的可行性。


然而爆豪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睁着赤红的双目,龇牙咧嘴露出粉色的牙根,鼻翼张大仿佛随时可以和暴龙一样喷出白色绵长的气体。然后转头就走,居然还把门给关上了。不过显然巨大的关门声不是作假的,爆豪刚踏下楼梯,阁楼上连门带墙轰然倒塌。


爆豪一抬头,又和兔子一般瑟瑟发抖的绿谷对上了眼。小兔子显然对大灰狼怕得很,“嗖”地蹿到了兔子窝——衣柜,并关上了柜门,隔绝了大灰狼对鲜美兔肉的窥探。

 


 




最后四个人还是围坐在一楼餐桌上吃了晚餐。爆豪自然是被光己暴揍了一顿,顶着一头包用尖牙撕扯着手里的肉包子,仿佛里面夹的是兔肉。


绿谷的小阁楼肯定是不能住了,整面墙都塌了,说不准连地板都裂了;最算是身强力壮的狼人也要好几天才能修好,更何况家里做苦力的——爆豪他爹刚好出去狩猎了,估摸着一个半月才能回来。


“所以,绿谷你这几天就委屈点,先去和胜己住吧。丽日就和我睡吧。”光己阿姨淡然地陈述了结论。


光己阿姨显然不知道自己投下来个什么惊天大炸弹,绿谷感到自己拿碗的手微微颤抖,但有人比他先把碗给摔了。


爆豪“哐”地就把碗摔桌子上了。丽日瞄了一眼莫名想道,难道这就是用木碗木勺的缘故吗?


“你居然要我和废谷睡?这不可能!”爆豪“噌”地站了起来,顺脚踹翻了椅子以表示他的愤怒。


“啊,啊,小胜不要生气,,我睡地板就好,不会打扰小胜的。”绿谷眼见着爆豪即将暴走,连忙战战兢兢地寻求其他降火的方案。


丽日对这件事是没有话语权的,于是她就一直在吃,瞧见着桌上没啥好吃了,就挑着米一颗一颗的吃,仿佛那是什么神奇的压缩米,到嘴里可以涨得老大让她嚼个一时半会。


光己作为事件发起人,就端着碗坐在那里,就像端着一碗茶,看着她儿子在演剧。不过显然这剧目天天都有,看得令人乏味,于是皇太后磕了磕她的茶碗盖,慢条斯理地下了旨:“胜己,今晚的碗你去洗了。绿谷今晚必须睡你的床,你的床那么大,空着给鬼睡吗?”


爆豪活了15年,知道他娘这是随时可以再给他来一顿竹笋炒肉,便只好摆正了自己的椅子坐了回去。


绿谷没想到这次事情解决得这么快,一时有点懵,还维持在恐惧的状态。


爆豪盯着那坨瑟瑟发抖的西兰花,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那么气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绿谷还是搬了自己的被褥睡在了爆豪房间的地板上。光己阿姨说是那么说,也不会来查房,先不说爆豪让不让自己上床,就是他肯,绿谷自己也不敢上床。就怕半夜来一套爆爆十八式,令他惨死在睡梦之中。


绿谷睁着眼睛躺在被窝里,他想起了白天的生死时速,有点睡不着。丽日差点就死在他眼前,他却束手无策。又想起那个冷漠的狼人医师,那个狼崽子说的话,“父亲是肯定不会给你们这些废物治疗的”。


狼人是这么厌恶和排斥人类的吗?


可能是晚餐后爆豪很是乖巧地收了桌子,洗了碗,直到睡前都没有出现严重的暴躁症状,也可能是黑夜比较使人放肆,绿谷不由得问出了口:


“小胜,狼人都很讨厌人类吗?”


“废话,人类又弱又垃圾,有什么好的?”爆豪出乎意料地很快回了问题,不过答案也不怎么好就是了。


很糟糕的答案,不过绿谷却没有什么意外的感觉。


大概黑夜真的壮胆,又或者绿谷有点破罐子破摔,他顺势又问了一个问题:


“那你也讨厌我吗?”


绿谷问之后才惊觉自己犯了什么傻,这简直就是把屠刀递给爆豪顺便自己在案板上乖乖躺好。绿谷揪紧了被角,觉得下一秒就会被暴躁老哥打成肉馅。心里却对答案有些微小的期待,甚至超过了第一个问题。


结果等了很久,那边还是安安静静的,直到绿谷迷迷糊糊地要睡着的时候,才听见爆豪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是讨厌你的。”


绿谷模模糊糊地想,这才对嘛。不知道放下了什么念想,安心地睡着了。

 

爆豪侧着身看着窗外的星星,脑子清醒得很。


我哪只讨厌你,我讨厌得想把你压在身下做运动。


即将进入发情期的爆豪小狼觉得绿谷兔在另一种意义上也很可口。 





ps:啊啊啊对不起好久没有更啦,最近有些忙QAQ。 

顺便问一下,有小伙伴去广州10.4的小英雄only吗?

到时候丑丑的我出常服绿谷,顺带一只焦冻鸭(妹妹君),有一起玩的吗?


啊啊啊啊哥哥!
QAQ
虽然说剧情是真的赶,但是兄弟情刻画的是真的好,配音和音乐一上来就想哭。

私设的绿谷(〃ω〃),在狼人村庄长大的人类出久!
轰出胜人设(1/3)
超级无敌巨感谢老巴!是她把我丑陋的线稿变成圆润的电子稿!@柴郡猫的小呆毛风中飞啊飞 ,超级超级感谢!
大概是狗血大剧里面的绿谷人设罒ω罒,15岁大的绿谷。花纹大概是绿谷黑化的过程,从纯洁的百合堕落成妖娆彼岸花这样(好像剧透了)。
私心轰出胜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ヾノ≧∀≦)o
这个ai,总士的酒窝罒ω罒

保佑我一下QAQ

假如哥哥和尤里当年同时被吸血鬼抓了。
那尤里岂不是和哥哥会穿情侣服!
(重点错)
也许尤里就会一直是那个会和哥哥撒娇的孩子吧( ‾᷄꒫‾᷅ )。
话说吸血鬼都是冷冰冰的,尤里……
与其抱哥哥不如穿多点!
(哥哥转换成吸血鬼,尤里被当做狼人实验品,so长了尾巴)
画得丑,上色丑见谅。
动作有参考。

摸鱼×2

哥哥果然贼难画QAQ
画不出哥哥万分之一帅气

狗血大剧3

狼人爆豪✖️魔王出久✖️吸血鬼轰(出久受)


·警告⚠️年度狗血大剧

·角色死亡将会有

·人物重度ooc有

·可能有令您感到不适的内容

·渣文笔

1  2


绿谷怔怔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少女,大脑一片空白,平日里流畅的思考如锈住了一般,努力转动却毫无作用。但是,他的行动远比他的思考快。

在思考之前,身体就率先行动起来了。

他向那个女孩飞奔而去,在她的身边蹲下。少女的身体经受沙尘的吹袭,细小的砂砾渗入开裂的伤口,脸上蒙上了灰沉沉的死气,气息微弱得难以察觉,若不是微微起伏的胸口,绿谷几乎以为她已经死了。

但是,若是没有及时救治,那么这个女孩也只有一死。

“对不起,冒犯了。”绿谷将女孩打横抱起,拔腿就向村里唯一的一名巫医家冲去。


绿谷跌跌撞撞地跑着,这是他从出生到现在最尽力的奔跑,从村头到村尾的距离,他没有察觉到累,心里唯有一个念头:

拜托了,请务必让她活下来。

他几乎是扑倒巫医家门上的,粗喘着气,晃动着黄铜门环,将门敲得哐哐响。

“谁啊?这么吵?懂不懂礼貌啊?”一个狼人少年骂骂咧咧地拉开了门,“啊?这不是绿谷废物吗?你来做什。。。。”

“失礼了。”绿谷一个箭步冲到了屋内,惊得少年将说一半的话和着风吃了回去。

“喂!干什么这么拽啊,辣鸡!我父亲是不会给你这种废物治病的!”

绿谷无暇顾及平日常欺负的少年在骂什么,他直奔主屋。巫医披着黑袍,单手支着脑袋坐在主位上。“吵什么呢?”巫医的声音如锯木般嘶哑难听,在空荡的屋里阴森地响起。

“对不起前辈,是我太过无礼了。”绿谷跪倒在地上,将女孩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拜托前辈,可以救救她吗?”

巫医坐在椅子上,斜着眼看了一眼毫无生气的女孩,“满屋子人类的臭气,我不治人类。快点抬出去。”

绿谷知道狼人对于人类的蔑视和厌恶,但是这是一条人命啊?多求求他也许会救的吧。

“求您了,前辈,救救她吧,她快死了呀!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您肯救她。”

“哼?就一个要死的人类?快点拿出去,别脏了我的地板。”

哈?绿谷没有想过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可以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拜托了,无论怎样都好,求求您救救她,要不给我一点药也可以,拜托了。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

“人类小崽子,你是没有听懂我的话吗?我是不会救她的,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巫医站了起来,卷起袖袍,露出了银色的毛发和尖锐的狼爪,“我现在当场就把她和你一起了结了,就谁也不用治了。”说着就往前狠狠一抓。

绿谷抱起女孩顺势一滚,堪堪躲过这一击,回头一看青石板的地面已经被击碎,拱起碎石。

他知道这个人是不可能为她治疗的了,便快速地撺了出去,路过院子的时候,那个少年一脸果然如此地看着他无助地奔逃。

“哈哈哈哈,我就说父亲是肯定不会给你们这些废物治疗的吧!”

绿谷咬了咬下唇,没有理他,向爆豪家跑去。

“切,真无聊。”少年刚抱怨完,屋里就传来了他父亲阴恻恻的声音。

“滚进来,修地板。”


绿谷已经跑不动了,他双手也不够力气了,他背着少女一步拖一步地往爆豪家里走,汗如雨下,渗进土里,变成暗色。

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想起来了,在他幼年时奇迹般地从森林里生还时,上衣口袋带回来了一小瓶绿色的溶液,带着小标签:

在你不适的时候可以食用。

这几乎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绿谷费力地把女孩抬上了阁楼,家里没有人在,这不由得令他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刚刚的经历令他会不自觉地去思考光己阿姨和爆豪会不会和刚才的巫医一样极端地对待着这个可怜的人类女孩。

绿谷快速地在木地板上铺了一层薄被,把女孩平躺放好。走到桌前打开唯一一个上锁的柜子,从一沓信纸中摸索出了那个小瓶子。

即便已经十年过去了,绿色的液体依旧澄澈透明没有一丝杂质,绿谷觉得它在阳光下美得惊人,也许是因为这大概是唯一的希望吧。

绿谷将女孩扶起来,靠在自己支起的腿上,拔出木塞,掰开女孩干裂的嘴唇,将瓶子里的溶液尽数倒入她嘴中。

这个药有没有用,绿谷完全不知道,他所能做的只有祷告。


御茶子是在浓郁的药香中醒来的,她睁开茶色的眸子,所见是陌生的木质屋顶,身下是柔软的床垫,身上还盖着暖和的被子,简直不可以思议。

她本来以为自己不可能再睁开眼了,没想到自己不仅还活着而且是在这个如天堂一般美好的地方。

她借着手肘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吃惊地瞪圆了眼睛,自己胳膊上腰上各处的伤口都被细致地包扎好了。

看来自己遇上了很好的人呐。


绿谷推门进来的时候,御茶子正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出神,听到响声立马转过头来。

“您好,十分感谢您救了我。我是丽日御茶子。”

御茶子冲着绿谷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个笑容是何等的耀眼,明明是在阴暗的屋内,却如阳光一般扫清了绿谷心中的阴翳。为了救活她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值得。绿谷呆呆地看着她,一时没有反应。

“请问恩人,我能否知道您的名字呢?”


“绿谷出久。”





PS:御茶子你该减肥了,看看绿谷都抱不动你了  (●゚ω゚●)  

最近沉迷画画不能自拔⊙﹏⊙|||。

预计失误,我低估了自己婆婆妈妈的程度,5.6章是结不了的QAQ,会努力每天写的,写不写得出来又是一回事了。

第一次搞链接不知道可不可以用。





[轰出胜]狗血大剧2

狼人爆豪✖️魔王出久✖️吸血鬼轰(出久受)

·警告⚠️年度狗血大剧

·角色死亡将会有

·人物重度ooc有

·可能有令您感到不适的内容

·渣文笔


绿谷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阳光透过网眼稀疏的帘子细细碎碎地撒在蓬松的被子上。绿谷迷迷糊糊地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光己阿姨的家里了,好像自己在森林里迷路晕倒是一场梦。

绿谷从暖乎乎的被窝里抽出手,他惊讶地发现手臂上被抽打的伤痕已经不见了,是天使治愈了我吗?绿谷傻傻地想到。

绿谷费力地运转自己的小脑袋瓜试图辩证自己是否离家出走过时,肚子咕噜咕噜的响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吃饭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牛奶的香气寻着空气蒸腾化作雾状的小蛇勾住了绿谷嗅觉,他撑起疲软的身体,右手努力地向够向柜子上的牛奶杯。不过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手长,手不够身子凑,结果就是结结实实地摔到了木质地板上,“砰”的一声大响。

“绿谷?怎么了?”光己阿姨焦急地问到。接着便是踩着老旧楼梯的吱呀吱呀声,很快一个年轻的少妇便出现在了绿谷的房间。

“怎么摔下来了?”光己阿姨看到在地上可怜的蠕动着绿谷小宝贝,赶忙将这软软的一团抱起来放到床上安置好,“是饿了吧?”光己看到床头的牛奶顿时了然,“是我考虑不周了,没想到绿谷君的手这么短。”光己笑嘻嘻地捏了捏绿谷藕节般的小手。

绿谷羞赫地将手收了回去,甚至想缩到被子里将自己藏起来。

“呃哼,”光己将牛奶端起来,暖意由碗壁传达到指尖表达了牛奶无需加热的意愿,于是光己打算喂给绿谷,不过独立的小朋友自然是接过碗,自己小口小口快速地喝了,显然是饿惨了。

光己托着腮望着糊了一圈白胡子的绿谷开口道,“觉也睡了,奶也喝了,现在绿谷小朋友是不是可以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昨天傍晚会一身破破烂烂地昏迷在家门口呢,嗯?”

“啊……啊”,原来不是梦呀,看着光己阿姨笑眯眯的脸,绿谷揪了揪身下的床单,大脑乱糟糟的一片,是谁把自己带回来的呢?自己明明在森林里迷路了呀,而且自己身上明明被小胜他们欺负得都是伤口呀,怎么都愈合了呢?之前可是一个星期都没能好呢。又该怎么和光己阿姨解释呢?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被小胜他们欺负得受不了逃到森林的吧?这样。。。会被讨厌的吧。

绿谷顶着一圈奶想得入神,光己阿姨看着也好笑,小小年纪倒是学起大人的深思熟虑了,真是可爱。于是到爆豪噔噔蹬地跑上来的时候,绿谷还在沉思中。

“哇,你个臭久,终于滚回来了!你这么弱是怎么走回来的?不会是爬回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啊!”爆豪正嘲讽得起劲,他娘就给了他一个爆栗。

“怎么讲话的?懂点礼貌!快给绿谷道歉!”

“哼,我才不会给。。。”爆豪刚昂起小脸,就被光己阿姨一手按了下去,强行来了个鞠躬。

“我家爆豪乱说话,我代他给你道个歉,这孩子就是欠揍。”

“啊。。啊。。没事的。”绿谷慌忙表示不在意。

爆豪身子绷得老紧,脸涨得通红,不过还是抗不过他娘的臂力,行为比不过,言行必是要表达一下的。

“老子。。老子。。绝对不会给废谷的道歉的!”

“嗯?”光己给了爆豪一个死亡凝视。

“切。”爆豪扭过头。

绿谷怔怔地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不自觉间眼眶涨得发酸。他终归是个外人,不论光己阿姨对他有多好,她不会是绿谷引子,不会是他的母亲。他扯起被子盖过头顶,整个人缩到了被子里。

“光己阿姨,我还有些累,想要再睡一会。”绿谷的声音隔着被子闷闷地传出来。

“废谷真不愧是废谷,都睡了这么久了,还。。”爆豪损一半就被他妈捂住嘴,拖着走了。

“绿谷,我和爆豪就下去了哦。睡觉就不要闷着被子了,会生病的。午餐好了我会叫你的,有什么不舒服的随时叫我。好好休息。”光己叮嘱完,就给绿谷带上了门。

“嗯。”

绿谷掀开被子,鼻头红彤彤的,床单被打湿了一小块。他隔着帘子看向窗外,光线照耀,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滑下来。



时光转瞬即逝,十年过去了。

绿谷安静地端坐在桌前,他捏着羽毛尾饰的墨水笔认认真真地写着信,时光并未对他婴儿肥的脸蛋留下任何痕迹,但是劲瘦的腰身和结实却不夸张的肌肉卓现了他的成长,只可惜他还是长不高,在一众狼人里依旧是个小矮子,费劲锻炼的身体也追不上狼人先天的强大基因,仍然是个被欺负的娃。

收笔,吹干墨迹,他小心翼翼地折叠好信放入米黄色的信封,糊上色彩鲜艳的枫叶作为住址证明,带上铜串,走下依旧吱呀作响的楼梯,推开木门,迎着阳光向村口邮寄处跑去。

风吹过他的脸颊,绿色的头发随风飘扬,雀斑因他的笑容在脸上快乐地舞蹈。

绿谷心情很好,今天是母亲来信的日子,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母亲的讯息,这是她与他之间这十年间唯一的联系。

然而他的好心情在未到寄信处就戛然而止了。


一个褐色短发的人类女孩浑身是伤,衣不蔽体地躺在村口前的黄沙地上。

她紧闭着眼,眼下青黑一片,嘴唇毫无血色,发尾枯黄纠结在一起,褴褛的衣服上尽是凝固的黑色血迹。

就像一朵还未绽放就已枯萎的玫瑰。



PS:年龄备注,小时候绿谷5岁,咔酱6岁。所以十年后绿谷是15岁。

(好像咔酱是比绿谷大一岁?我可能会记错QAQ)